为了陆离,你要献身于我(7)
作者:甲乙明堂 更新:2019-10-22

  花小软道:“有人敲门,有可能是你的杂菌汤来了请进”

  因为可以打断和陆战的对话,她的声音是轻快的。

  一个又高又瘦的中年陌生女人走了进来,大概有四十多,穿得极为华贵雅致。

  好象女王一样,降临到她的房间。

  花小软有些吃惊,轻轻的啊了一声!

  “怎么了,小软,是谁,是谁到你房间里去了。”陆战焦急地道。

  “你是谁?”花小软没有挂电话,镇定地问。

  “我是陆战的妈妈!”女人冷冷地道。

  陆战地声音大起来:“越丝绵,你要做什么?”

  被陆战称为越丝绵的中年女人冷冷地“呵呵呵”笑了起来。

  笑声里殊无欢意。

  花小软也冷了一会儿,怎么陆战叫自己的妈妈直接叫越丝绵的。

  好奇怪的称呼方式。

  虽然花小软自己对自己的妈也没有多少母女之情的情深深,但至少,也知道这个女人是生她养她,天生应该指使她向东向西的。怎么也要尊称一句妈妈。

  豪门的家庭问题果然是奇怪的。

  “听说你把差点把我儿子修理成太监?!”越丝绵走过来,充满了威胁力。

  花小软突然就很恨陆离了。这丫说保护自己,切什么人都能进来。

  安排的陆一根本不顶用,昨天是陆战今天是越丝绵,明天说不定就是陆家老爷子了。

  她跟陆离一夜,也没要这豪门的一针一线的,为什么人人都要来找她的麻烦。

  “妈,不关小软的事,是我自己开枪走火了。”陆战急了,一边起床随便套了衣服,一边一拐一拐的向门口走去。

  要命!

  一一一一

  “陆战很喜欢你。”越丝绵找了个位置优雅的坐下来。花小软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人能长得这么平凡,却一举一动中优雅的如同精灵一样。

  她思考了一会儿,问:“我要说谢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