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连杀三人
作者:西楚中原 更新:2019-11-16

“哼!”

看到丁洋一把将邰霜的身体甩过来,两人都是齐声发出一道冷哼,非常默契地脚下一动,极为敏捷躲向一边,两人都是受过正规训练,几乎和弱一点的特种兵差不了多少,枪法精准的同时,身手更是敏捷。

一个人的重量是一百五十多斤,背这一个人在身上都觉得重得慌,现在要是被这身体撞在身上自然不用多说,尤其是看到张鸣的身子一下被撞飞七八米之后,两人哪里还会选择站在原地。

身子往两边一闪,险险躲过邰霜的身体,两人随即就要抬手开枪,而这时候丁洋却已经冲向了其中一个人,接着刚刚邰霜身体的掩护,已经先一步向着其中一人跃了过去,就算是此刻后背一动之下便传来剧痛,丁洋也丝毫没有停顿,这是生死关头哪里由得他喊疼。

而此刻储物空间里的生气迅速流向丁洋后背,开始治疗丁洋的伤势,迅速缓解伤口出传来的剧痛。 “贴面虎!”

感到后背的剧痛一下得到缓解,丁洋脚下速度瞬间一增,一个饿虎扑羊猛地冲出,双爪携带着股股劲风,顿时整个贴在了面前男子的脸上,同时一爪也是一下化拳,轰在男子的胸口。 “轰!”

男子此刻刚刚躲过邰霜的身体,手枪才刚刚抬起,就感到脸上和胸口齐齐传来一阵剧烈剧烈的痛楚,而随机丁洋那身子就带着巨大力道撞在了男子身上,让他整个人往后一仰,后脑重重撞在身后的墙壁上,这一下的力道很沉,男子后脑立即炸溅出一片鲜血,身子一下软倒。 “啪啪!”

也是这个时候,两声枪响猛地响起,却是另一个男子终于在此刻站稳了身子对着丁洋开了两枪。

早在丁洋双拳轰在面前男子身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另一个人必然会很快开枪,此刻因为力量施展的缘故,他根本没有机会控制身体进行躲闪,但也是在第一时间左臂猛地护住自己的头,手臂上的肌肉也是瞬间绷紧。 “噗噗!”

果然和丁洋想象一模一样,对手不但开枪,而且所瞄准的部位也的确是头上的要害,两颗子弹一前一后精准无比击中丁洋左臂,两个弹孔距离非常接近,如果不是此刻丁洋用手护住自己的头,那下场就不言而喻了。 “呃……”

这两枪打到丁洋手臂上,子弹的力量就像是两个被重锤轰击的锥子,丁洋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痛楚,就算有着生气作为后盾,但受到的痛楚依旧不会有丝毫减弱,饶是丁洋身体素质已经提升了太多,也终究不是超人。

疼痛就是疼痛,就算再厉害的人也不能免掉这个因素的影响,忍耐力强的人遍地都是,但说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时候还能发挥出平时一样的水平,那就有些扯淡了。

关云长可以一边下棋一边刮骨疗毒够厉害吧?你要让他一边忍受刮骨疗毒的剧痛,再一边伤者杀敌的话,估计下一秒青龙偃月刀就要架在你脖子上了,这话都不用仔细想,实在是脑残透顶。

被这两枪打中,丁洋自然也是一样,口中发出一道闷哼,身子立即发软往后一晃倒去。

这样的变化说起来很长变化很多,但却也只不过发生在一瞬间,算起来都不会超过十秒钟,直到丁洋手臂再次中了两枪之后在场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啊!!!”

就算刚刚张鸣的身子撞进了人群里,也只有几个人发出不算大的惊叫,但现在则不同,几乎所有人都一下反应了过来,顿时巨大得惊叫声在走廊响起。 “我要你死!”

最后一个男子看到自己的三个伙伴,竟然在一瞬间就被丁洋解决掉,双眼中的杀意几乎凝聚成实体,右手一抬,枪口准确无比瞄准了丁洋了脑袋,食指猛地扣了下去。

几人本来就是心狠手辣的主,否则一开始也不会那般毫不留情,二话不说便对这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直接痛下杀手,此刻看到几个伙伴都被丁洋打到,哪里还有半分迟疑。

“我还有一枚镇雷,以镇雷的威力,就算我的头中枪,我也不一定会死!”

丁洋的注意力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放在了男子身上,这时候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满是焦急时也并没太多绝望,如今有着镇雷在手,除非是那种巨大到生气和镇雷都来不久起作用的重伤,比如被腰斩,或者头被一下轰碎,否则就算重伤只要大脑不再一瞬间死亡,就能活过来。

当然,一些特殊的伤害也是一样,比如火焰灼伤,就算生气再多时间到了也要被烧成灰烬。

但毫无疑问,生气的作用巨大是一定,但也是需要时间才能起效,这时候就算有着生气的作用,他也一下感到身体有些虚弱,脚下虽然动了起来,但动作却显得不再快速,就连右手想要再挡住要害,也有些力不从心。 “咔咔……”

可这个时候,两声极为刺耳的声响出现在了男子的耳朵里,他手里的枪械并没有像其本人想象那样射出夺命的子弹,而是枪身往后一搭,然后便没有了反应,却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了子弹。 “可恶!”

这时候男子才想起,从一开始开枪到现在位置,他手中的枪械内的子弹已经宣泄一空,只是如今情况出乎了他的预料,这样原本绝对不会被他忽略的因素却被忽略了。暗道一声糟糕后,一手立即向着身后掏过去。

“嗯?”丁洋显然也是用过手枪,就算没有开枪杀过人,也对手枪的性能耳熟能详了,这样的声音也非常的耳熟,立即便知晓是手枪子弹告罄的声音,但没等男子伸手向着口袋里。一道枪响从丁洋身后传来,伴随这一道枪响,男子额头顿时开出了一朵小红花。

“呃……”双目瞪得非常大,目光死死盯着丁洋,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身子一下软倒在地。 “呼……呼……”

控制着眉心的生气流向手臂,丁洋喘着粗气转过头,才是看到此刻赵洁手里正握着一把漆黑的手枪,那黑黝黝的枪口此刻还散漂浮着一股淡淡的青烟,显然这一枪是出自赵洁之手,眼中带着一股感激地看了过去,但他的脸色却一下变得分外焦急起来。

“快!快!快进大厅!这自动喷水系统里面的水已经被人换成了汽油!马上就要开启了,快进到大厅里去!”来不及休息,丁洋脸色大变张口怒喝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