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洗大瑶(4)
作者:喻咏槐登陆 更新:2019-12-07

  

血洗大瑶(4)2006年10月09日22:18

  李盛跑上南川河沿河的山路,策马向自家屋场望去,竹林上空未见炊烟升起,应当能断定妻子女儿已经离开了家门。但隐隐看到村子里有兵丁出没,知道官兵此刻正在进行搜查。

  但他无法断定母女俩是否安全地躲藏起来,是否已经落入官兵之手。他们主要找的人是自己,还有畋儿。即使她俩被抓,暂时也无生命危险。他们会利用人质将自己和畋儿引出来……

  李盛越想越是担忧,越是焦虑。但这时又不能往自己家里跑,那等于是自投罗网。难道就这样打回转吗,心中难舍妻子和女儿。

  李盛决定探一个究竟再作打算。

  他将马拴在树林里,徒步往山里爬。他要去妻子和女儿躲藏的那个地方去看一看,如果那里没有她们,就肯定被落入了魔掌,事情就更难办了!

  村子里四处藏着杀机,狗吠声此起彼伏,官兵在逐家逐户地搜查。一家四口人,不可能在片刻之间形影无踪。因为裴登在刚发现李家空屋后,当即派出快马从各条大小通道追踪,未见有人清早走出大瑶境地。这就足以断定李氏一家肯定躲在大瑶。现在各条道路封锁,等于是坛子里捉乌龟,根本不可能逃离。

  小半天过去,家家都被翻箱倒柜,没有找到李畋的影子,更没有他家里人的影子。

  这下裴登可就着急了,堂堂一个御前侍卫,带着人马,居然让他们从眼皮底下跑了吗?皇上怪罪下来,吃不了兜着走!裴登忽然闪出一个念头,说不定李畋就混在随便哪一家人里头,根本不用躲藏,只要人们不供出他来,外来的兵丁谁也认不出谁是李畋,也认不出谁是李盛和他的妻子和女儿呀!

  裴登下令道;“除把守道路的兵士,其余人等,将所有的七八岁到十五六岁的孩童,全部给我拿下,押到学堂门前的大院子里来!”他想,只要将所有小孩子都抓来,李畋就有可能在里面,小孩子只要一吓,或者杀他几个,他们就会乖乖地将李畋交出来!抓了李畋,自然会引出他的全家来。再说只要抓到了李畋,也就能向皇上交差了,不至于将自己的命也给丢了。

  李盛一边观风,一边迅速往屋后的山坡上爬。他要弄清楚妻子和女儿的真正下落。

  李盛因为心中着急,本来他是很隐蔽地往山坡上爬,往树丛里钻。但他却没能想到,那些侦察的兵士,都是皇宫里武林高手,鬼得很。他的行踪其实早被他们掌握。已有三个军士远远地跟踪着他。由于山风刮着,鸟雀叫着,村子里马嘶狗吠,致使李盛也没能发现自己正被跟踪。眼看快要接近那个事先约定的藏身的山洞了,李盛的心“怦怦”地狂跳起来!妻子和女儿是否已经安全地躲藏?是否没来得及躲藏就被兵士抓走?她们现在是否还活着?

  李盛忽然发现离洞口几十步远的一片草丛里,有一摊鲜血!

  他脑子里嗡地一声,全身的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

  难道妻子和女儿遇害了?

  李盛全身颤抖着,无力地跪伏在地上,伸手醮着一点血,放在鼻子前闻闻,心中不由一阵轻松。原来这鲜血不是人血,而是狗血!难道是自己家的大黄狗死了?是兵士发现了这个山洞?

  李盛正要站起来,到洞里去看个究竟,感到脖子一边发凉,一把剑正紧紧地搁在自己的脖子上。

  一个低沉的声音就响在耳边:“不许动,一动我就砍了你的脑袋!”

  凭着那把冷冷的剑紧贴着自己脖子的力度,李盛明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他内**很足,只要自己稍稍动一动试图有所举动,脖子上的血管立即就会被切断!

  身后远远响起一阵脚步声,两个官兵一齐朝这里赶来。

  李盛眼前一阵发黑,一个意识在他脑中闪现:这一下全完了。自己死不足惜,可怜我妻子和女儿也难逃毒手,还有畋儿!天灭我李氏也!

  整个山林一片黑暗。不知什么时候,天空被浓密的乌云笼罩,隐隐响起沉闷的雷声。一场山雨就要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