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算不算番外??
作者:晴依一 更新:2019-10-22

====

番外1

冷笑笑看着镜子里那明显大了一号的脸,有些欲哭无泪,之前她还能自诩是小脸美女,还有那句什么怀孕的女人都是最美的这话谁说的,看她这臃肿的身躯,自己都觉得惨不忍睹,还美,猪或许都比她美,呜呜,这话谁说的,非打死个丫的,这么没常识的话肯定是男人说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呀呀,妈呀,又来了。

房昀泽推开房门,就听到一阵凄惨的呕吐声传来,当目光触及床上那一块方镜后,无奈的摇头,怀孕之初,是真孕吐,后来韩伊人一句无心的话,说她的脸圆的像大饼,现在她一照镜子就吐,越吐越剧烈,还非得自残似的天天照,也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有将吃下去的补品都吐光为止的想法。

二十四孝老公细心的扶着亲爱的老婆大人梳洗一番回到床上,绯红的眼睛和鼻子,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墨色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心疼,手脚更是温柔了几分。

“这孕吐何时是个头啊,”冷笑笑痛苦的摔着那倒霉的镜子,侧躺在柔软的被褥上,有气无力的控诉着。

“老婆,我给你带了好东西。”见她情绪低落,房昀泽立刻翻开沙发上的公务包,手里拿着一摞的照片趴在她身旁,“这些照片,要不要猜猜看,能不能认出是谁?”

见她依旧一动不动,也不气馁,自顾的翻阅着,“瞧瞧这是谁呀,怎么这么胖?起码得有一百二十斤,不一百三十斤,再看看这张,哎呦,眼睛呢,眼睛去哪了?”不知是他语气过于耍宝搞笑,还是她真对内容有了兴趣,冷笑笑将头伸了过来,房昀泽见状立刻向后退了退,与她并排着,调整好姿势以便她可以轻松依靠,两人对着相片里的人物一起评头论足。

“这个人好眼熟,在哪见过,仔细瞅着,又觉得不太像。”冷笑笑扬起一张分外觉得熟悉的照片有些纳闷,不免看的愈加认真。

房昀泽探头瞄了瞄上面的人,不怀好意的奸笑两声,却未开口为之解惑,而是竖起一只胳膊撑起半个脑袋,斜着纤长的眼眸,歪着头打量着眼前的妻子。

怀孕后她的气色确实比以前好了很多,皮肤也愈加的细白粉嫩,整个人不可否认确实比以前肉感很多,可他很喜欢这个时候的她,抱着软软的,香香的,尤其那日趋变得傲人的双峰,更是让他爱不释手,咳咳,还有些爱不释嘴,现在连儿子也喜欢一回家就往她怀里蹭,抱着都半天不肯撒手,看的他很是火大吃味,偏又说不得,只能每天睡觉前逮着她一番教育,偏偏她还一脸的无谓,说他嫉妒儿子和她感情好,这真真是气死他了,就算是真的,也坚决不能承认。

“啊!我知道她像谁了……”没说完,迅速捂上了嘴,清亮的双眼滴溜溜的转着,颇不好意思的瞄了他两眼,不过实在是无法将相片上的人和现实中那个很具韵味身材高挑的女人相重叠。

房昀泽思绪被打断,缓神后,懒洋洋的问道,“哦,像谁?”

“额……说错了不能怪我,”依稀还是开不了口啊。

“说吧。”

“像你表姐。”说完后,就见他双眸中闪过一束烈光,懊恼的极快的闭上了眼睛,真后悔,干嘛嘴那么快,好歹事先要讲好免罚条件再开口也行啊,希望惩罚不会太重。不过将相片上那个肥胖的看不出容貌的女人说成是他的表姐,是种侮辱,有木有,难道是她太欺负人了?

预想中的惩罚并未出现,微微张开眼睛,却见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见她看着他,还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鼻翼,语带赞赏,“真聪明。”

“不会吧,”受了刺激的倒像是她,冷笑笑激动的一跃坐起,瞬间就见房昀泽脸色沉重,面带不悦,对她的行为很不赞同,她乖觉的讨好的亲了他一下,放缓动作,再度靠了过来,“真是她吗?她身材那么棒,怎么减肥的?还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到底怎么会这么胖的?”

房昀泽也不拆穿她兴奋的语气中带着的一丝幸灾乐祸,这本就是他想要的结果,“这是她怀小茶的时候照的,那时候是不是很胖,可是你看她现在还不是保持的那么好,”见她颇具深意的双眸打量着自己,似若未见,继续说到,“那时候的大部分照片后来都被表姐毁尸灭迹了,这剩下的,就变了姐夫的护身符,他一惹我姐生气,就拿照片出来求饶。”

听着听着,小娇妻扑哧的笑了起来,豪不吝啬的夸赞道,“姐夫好智慧!”

“再看看这张照片,”房昀泽也不接着她的话,又拿起一张看着比刚刚那张更让人心颤的照片,“猜猜这个又是谁?”

冷笑笑也来了兴致,眉头深锁,认真的思索,努力的想要将记忆中那些讨厌的人物都拉出来溜溜,可是半晌,让人泄气的是,居然一个也不像,语气遗憾道,“猜不出。”

“再想想,昨天你还见过她。”

昨天,她没有出家门,见过爷爷,爸爸妈妈,韩伊人和男友,还有家里的帮佣阿姨,对了,傍晚时分,林特助一家也来了,难道是她,冷笑笑再次看了眼照片,悲催的发现确实有点像,这次受到的惊吓显然比刚刚更甚,睁大了双眼,抽搐着双唇,不敢置信的看着老公。

“对,就是她,”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房昀泽掩着笑意,点了点头。

“难道这也是她怀孕时候照的?”

“据说是的,昨天你看她,像是一阵风都能吹到,林特助说,生产前,她特意称了重,一百三十多斤,可现在不也恢复的很好。”说到这里,房昀泽坐直了身体,将她扶好靠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拂她的发梢,轻声道,“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带这些照片回来的意思,其实,哪个女人怀孕了不吃点补品,不长点肉,要不然肚里的孩子怎么会有营养。你别急着反驳我,是,那时怀墨墨,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墨墨一样很健康,可你敢赌吗,拿未来孩子一生的健康赌吗,或者说,对墨墨,你没有一丝歉疚心疼!”

隔了好一会也没见她说话,呼吸却依稀有些起伏,就知道她将他的话听在心了,越发的温柔,“你看她们怀孕时一样没形象,可见,孩子的健康高于一切,你别听伊人瞎胡诌,她那是嫉妒,你怀孕五个月的脸还没她现在大呢,她以后怀孕生孩子指不定成什么样了,也就你这个小傻子把她的话当真了,你看看你现在,吃什么吐什么,不说你自己成天没精神,就是宝宝也没营养吸收,以后若是身体不好,你还不得悔死。”

“可一天八顿,吃的也太多了。”冷笑笑苦着脸,尤为不甘的找个理由。

“家里好多年没有过孩子出生,几个老人确实有些夸张了,可他们没有坏心,你看,那么难吃的补品,爷爷不是一顿不落的陪着你吃,这样吧,我回头问问医生,和妈商量一下,适量的减少,一天六顿或是五顿,其他时候你多吃点水果,这样你看行不行?”

“真的吗?那你和他们好好商量哦。”

“好,就算不能减餐,你看我又给你带什么了,瞧,这是表姐和林特助太太后来的减肥计划,她们胖成那样都能减下来,何况是你,还有这些,是我上班时候,在网上收集来的妈妈们的减肥心得,我研究了一下,有些还挺有道理的,明天我就陪你去买那些需要的用品,生产以后,一起再办**身卡,我就不信恢复不到你以前的窈窕,现在我陪你一起吃那些难吃的补品,一起发福,一起减肥,好坏由我陪你呢,怕啥。”

不知是宝宝的健康打动了她,还是老公为此所做的心思攻下了她的心房,总之,在半小时后,当房妈妈再次敲门端来补品时,没有一些推诿,利索的喝了,十分钟后也没见她有呕吐迹象,房妈和房昀泽一阵欣喜,在不经意间,两人交换了下眼神,房妈乐呵呵的抬脚走人。

“妈,以后多做点,房子陪我一起喝呢。”话一出,刚走到卫生间门口的男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扶着门板,抹了一把额上的虚汗,心里只打鼓,谁说怀孕是女人的事了,男人付出也很多的。哀怨中的男人没注意到女人凝望他时的双目柔情和低低的话语,“老男人还挺有智慧的嘛,比姐夫还聪明。”

后来,冷笑笑再吃补品,痛快的不得了,相反那个夸下海口的男人,似乎回到了冷笑笑之前一吃就吐的现象,终于等她生产了,老男人别说发胖,整个还瘦了一圈。

在这个大叔盛行的时代,萌杀了一群傲娇的小姑娘。

作者有话要说:

包养我吧,